眉山男子高速路离奇死 衣物抛撒150米 无车祸痕迹

发布日期:2019-06-09 18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我上高速了,家里有好吃的吗……”12月2日晚7点30分左右,眉山洪雅籍男子卢建洪给妻子王利均打了一个电话。这也是他打给妻子的最后一通电线分,妻子王利均接到民警电话:“他被人发现死在了遂资眉高速路上。”

  这4个小时发生了什么?在成都火车北站,与老乡走散后,卢建洪是否跟着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小伙拼车?卢建洪死了,这个小伙在哪里?所乘车辆又去了哪里?……一连串疑问,让卢建洪的死扑朔迷离。

  12月5日,据遂资眉高速眉山段代管交警、眉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民警陈志宇介绍,经法医尸检后初步判断,卢建洪的致命伤系外力重创所致。因被发现死亡点位于遂资眉高速路上,警方目前暂按交通事故案展开侦查,“其死因到底是什么,目前尚难作出判断。”

  卢建洪的家在洪雅县余坪镇回龙村。最近两年,他和同村的卢国静一起外出打工。“我们出门,都相互照应着。”卢国静说。

  11月30日,王利均接到卢建洪从河北廊坊打来的电话。卢建洪说,他和卢国静准备第二天启程回家。王利均很高兴:“我流产了,还在月子里。他回来,会更好地照顾我。”

  12月2日下午5点55分,王利均接到丈夫电话:“我们到成都北站了。”报了平安后,卢建洪告诉妻子,这个点上,从成都开往洪雅的大巴车可能已经收班,他准备拼车回家。

 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,卢建洪再次给妻子打来电话:“我上高速了。”在电话里,卢建洪还问妻子,“家里有啥好吃的?”王利均答,家里有酥肉。这次通话时间,大约两分多钟。

  结束通话,王利均算了一下时间,“从成都上了高速,回到洪雅大概要两个小时。”于是她没睡觉,而是看电视等。

  当晚9点50分,看时间差不多了。王利均拨通了丈夫的手机,但已经是无人接听状态。晚11点05分,王利均第二次拨通丈夫电线分,王利均有点慌了,便给丈夫发了一条短信:“老公,现在你到那(哪)个地方了?以(已)11点了,还没到洪雅吗?”

  当晚11点31分,王利均的手机响了,一个尾号为“110”的手机号。“你是卢建洪的妻子吗?我是派出所民警,你丈夫在高速路上出事了。”突如其来的电话,让王利均懵了。

  “找几个亲属,赶紧到遂资眉高速洪雅收费站来。”不久,民警再次来电。“这个时候,我们才意识到,卢建洪真的出事了。”于是,几个亲戚朋友急忙赶到了洪雅收费站。他们赶到时,并没有看到卢建洪。原来,卢建洪已没有了生命体征。现场查勘结束后,遗体已送至洪雅县殡仪馆。

  3日上午,经多位亲属指认,这具从遂资眉高速运至殡仪馆的男性遗体,的确是卢建洪。“他头部受伤非常严重,可以很明显地看出碾压痕迹。”卢建洪的侄儿卢俊说,血流了很多,身上羽绒服已经分不出颜色了。

  这次打工归来,和卢建洪一起的,还有邻居卢国静。他俩乘坐的火车,是从北京开往攀枝花的K117次列车。和往年一样节约,两人买的是硬座,三号车厢。

  12月2日凌晨1点过,火车在黑夜里飞驰。车厢里,卢建洪和卢国静与邻座两位遂宁籍老乡摆着龙门阵。其间,斜对面座位上的一名小伙子走了过来。据卢国静回忆,这名小伙子年龄不超过30岁。皮肤白净,留一个鸡冠头,穿着一件黑色外套。

  “你们是眉山的?我也是眉山的,丹棱的。”小伙子走过来,与卢建洪和卢国静聊了大概10多分钟,便回到了自己座位上。

  2日下午5点50分,火车抵达成都北站。和平常比,晚点了。带上大包行李,卢建洪和卢国静下车了。在站台上,他们再次遇见这名小伙子。卢建洪走在前面,卢国静和这名小伙子并排走在后面。穿过地下通道,当来到出站口时,恰逢从东莞开来的列车抵达,人多了起来,便把卢国静和卢建洪冲散了。

  来到出站口,更是排起了长队。“我排在这一排,小伙子和洪师排在另外一排。”卢国静说。“洪师”是他对卢建洪的尊称。

  卢国静这一排,走得慢一些。当卢建洪和小伙子已出站了,卢国静还在排着队。等卢国静出来时,两人已经朝左手方向走去。“洪师,走这边……”卢国静朝卢建洪喊了一嗓子。卢建洪回了一下头。“我们平时从北站出来,都是往右边走。这边有很多摄像头,安全一些。”卢国静以为卢建洪听见了,卢国静便朝右边走去。走了几步,卢国静发现卢建洪没有跟来。于是,他把扛在肩上的箱子放下,又回到出站口找了一圈。此时,卢建洪早已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。

  正在纳闷时,手机响了。来电者,正是卢建洪。在电话里,卢建洪告诉卢国静,他已经上车了。“车上只有两个人的位子,你自己坐车走,我先走。”卢国静见卢建洪已经找到回洪雅的车,便和其他人拼了一辆车,于当晚11点左右,回到了家。

  当然,和王利均一样,11点30分,卢国静也从民警那里得知了卢建洪出事的消息。

 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、名称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。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,联系邮箱:。

  “这个小伙子是谁?他应该和洪师上了一辆车。出车祸了,咋没有这个小伙子?车又去哪儿?”坐在卢建洪家的院坝里,卢国静一脸茫然。

  5日中午12点过,在卢建洪的亲属带领下,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发现卢建洪出事的地点:遂资眉高速洪雅段眉山往洪雅方向。

  卢建洪被发现点很容易找,路边有一块路牌:“下一个出口4公里”。从现场看,这是一段笔直路段,路况和视线较好。

  卢建洪的一位亲属说,当晚,他们赶到了现场。令人意外的是,现场并没有发现车辆发生事故的痕迹。同时,从卢建洪遗体发现位置,逆向往眉山方向大约150米,抛撒的全是他的随身衣物。“人俯身躺在公路上,衣物沿途抛撒150米。从这样的情形看,如果是车祸,发生事故的车一定会在路面或路两边留下痕迹。可是,现场非常干净,一点痕迹都没有。”这位亲属说。

  另据卢国静和王利均等人证实,从北京上火车时,卢建洪身上携带现金应该超过1400元。但警方移交卢建洪遗物时,钱包里也只有251.3元。

  卢国静说,卢建洪出现在遂资眉高速上,也很反常。他的回家路,就和往年一样。当晚从成都回洪雅如果拼车,从成乐高速眉山收费站下高速,该走省道106线线走,不用去洪雅县城,可直接回余坪。”卢国静说。警方回应/仍在紧张侦查中

  答:1999年10月,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268号,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了第五套人民币。2005年8月,为提升防伪技术和印制质量,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了2005年版第五套人民币部分纸硬币。2015年11月,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了新版100元纸币,其防伪能力和印制质量明显提升,受到社会广泛好评。迄今为止,50元、20元、10元、1元纸币和1元、香港王中王小鱼儿论坛,5角、1角硬币已发行流通十多年。在此期间,现金流通情况发生巨大变化,现金自动处理设备快速发展,假币伪造形式多样化,货币防伪技术更新换代加快,这些都对人民币的设计水平、防伪技术和印制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。为适应人民币流通使用的发展变化,更好维护人民币信誉和持有人利益,提升人民币整体防伪能力,保持第五套人民币系列化,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发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50元、20元、10元、1元纸币和1元、5角、1角硬币,在保持现行第五套人民币主图案等相关要素不变的前提下,对票(币)面效果、防伪特征及其布局等进行了调整,采用先进的防伪技术,提高防伪能力和印制质量,使公众和自助设备易于识别。

  据多个可靠信息源证实,发现卢建洪者,是一位过路司机。因警方尚在侦查中,华西都市报记者未能联系上这位报警者。

  由于事发地位于高速路上,死者致命伤又是外力重创所致,警方目前暂按交通事故案展开侦查工作。“如确系交通事故所致,该案系遂资眉高速眉山段试开通以来,发生的第一起死亡人案件。”

  截至昨日收盘时,北向资金净流入额攀升至10.63亿元,其中沪股通净流入11.38,深股通净流出-0.75亿元。也就意味着在尾盘期间,北向资金净流入额超过10亿元。

  接到报警后,遂资眉高速代管交警、眉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民警遂赶到现场。5日下午,据负责调查此案的民警陈志宇介绍,事发深夜,线索单一,侦查难度非常大。“从3号起,我已连续三天没有回家了,所有精力全耗在这起案子上。

  仅今天一天,我们派出的民警就跑了700多公里。目的只有一个:力争找到更多线索。”陈志宇说,案件尚在全力侦查中,也请家属多给他们一些时间。